30选5

新闻资讯

建筑中的徽州文化

2017-11-29 15:04 会所空间设计

  建筑中的徽州文化

  中国的传统民居是承载中国传统文化和展示民间艺术宝藏的智库,这是由于民居建筑虽经千百年的传承演替,但历史的文化脉落从未间断;民居文化记录着社会变迁、家族兴衰、风土习俗,包裹着富有特色的建筑、雕刻、装饰艺术,演绎着活态的市井生活或乡村故事,生动鲜活,扑朔迷离,引世?#21496;?#30456;探寻。

  公元4世?#32479;?#26187;未、9世纪唐末、12世?#32479;跛文?#30340;三次朝代更迭中,古徽州成为中原土族逃避战乱的首选之地。累至?#25169;危?#30358;南已是人文兴盛,名人辈出的旺地,孕育出独树一帜的徽州地域文化。至明清发展到顶峰,以程朱理学、江戴朴学、新安?#36867;?#26032;安画派、新安医学、徽派篆刻、徽州刻书、徽派版画、徽派建筑以及众多的地方民俗风情为代表的徽文化,已成为体系完整、内容丰富、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。

  相对优越而封闭的自然环境,造?#22303;?#30358;南不是图画胜似图画的聚落美景。黄山山脉构筑了徽州?#36744;?#30340;地形骨架,徽州境内亦有众多河流,如率水、练江、横江、丰乐水、布射水等,这为宗族聚居以及村落布划提供了优越的条件。同时,这里暖?#22659;?#19988;无严寒,年平均气温16.3℃,气候湿润,这种自然气候条件造?#22303;?#24509;州村落依山傍水、外闭内敞的格局。因为要适应夏季?#29575;?#25152;以堂屋为敞厅,向天井开放,厨房等附属建筑也多为敞棚。由于雨量充沛,空气湿度较大,坡屋顶出檐较深,屏风墙头也做瓦顶高企,以保护墙面不受雨淋。为了?#26388;?#38391;热,房屋进深大,外墙高,太阳不能直射到室内,以取得阴凉效果。特别是在厅?#20204;?#21518;设置天井,使室内外空间紧密相接,建筑物的大部分又经常处在阴影之中,从而加大了空气温差,加速了空气对流。

  “山峻而水清,以故贤才间出,士大夫多尚高行奇节”,自然环境不光影响村落选址和建筑布局,也潜移默化地铸?#22303;?#24509;州人节俭、好义的性格与雅淡、率真的艺术旨趣,而这些反过?#20174;?#24433;响着徽州建筑的风貌,及至间架装修等等细微之处。今存的徽州建筑中,常见自然与雕琢、质朴与工巧、飘逸与规矩等对立因素并存,不?#20005;?#35265;,在商业文化奢靡之风浸染之下,深厚的儒家伦理教化和清新雅逸的乡土志趣,仍然存在于这方寸之地,吸引我们用心去品味。

  作为中国传统民居的典型,以西递、宏村为代表的徽州民居,不但浓缩了中国传统的聚落文明和合院文化,更?#20113;?#24314;筑匠意与装饰心巧?#25925;土?#20013;国传统艺术的瑰丽与奇绝。而这两个早在1999年12月就被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的村落,是徽州社会的缩影,是徽州人魂魄所系,也是解读是徽州文化的窥镜。

  船形西递

  中国的传统民居是承载中国传统文化和展示民间艺术宝藏的智库,这是由于民居建筑虽经千百年的传承演替,但历史的文化脉落从未间断;民居文化记录着社会变迁、家族兴衰、风土习俗,包裹着富有特色的建筑、雕刻、装饰艺术,演绎着活态的市井生活或乡村故事,生动鲜活,扑朔迷离,引世?#21496;?#30456;探寻。

  明清民居博物馆

  公元1077年初春,江西婺源的明经胡氏五世祖胡士良,因公务前往金陵投宿于此。他发现这里的山形有“天马涌泉之胜、犀牛望月之奇”,村中?#36739;?ldquo;东水西流”,认定其为“其地主富”的风水宝地,毅然举家迁居西递,从而开始了明经胡氏这一支脉在这块土地?#40092;?#19990;代代的繁衍生息。

  这个总平面呈“船形”的村落,东西长700米,南北宽300多米,?#24509;?#34903;、横?#26041;幀?#21518;边溪三条街道和40多条小巷及?#25945;?#28330;流分隔为秩序井然的组团。

  入村先至水口,水口是徽州古民居村落选址布局的重要因素。所谓水口即古村落的门户和标志,也是走官道进村的必经之地,除有防?#39304;?#30028;定、导向等实用功能,更重要的是它的风水象征意义。按照风水理论,水口乃地之门户,关系到村落人丁财富的兴衰、聚散, 水又是财富的象征,引入水源即留住了财气,由是宗族人丁兴旺、财源茂盛。

  村中的街巷散发着徽州古村落独特的魅力。街巷多不平?#20445;?#23485;窄变化不一,不同走向、疏密有致的街巷交织成网状的交通,?#27663;?#20986;一种舒缓的神态。街巷的起点和交汇处形成节点,小的节点是巷道的转折和连接点,而大的节点则发展成中心、小广场,形成生活中心、祭祀中心、交往中心等文化空间,这些空间很好地调节了巷道整体的封闭与幽深感,使街巷既统一连续又变化丰富。

  至今西递村内保存完好的明清时代建筑约有200栋,包括祠堂、书院、民居、园林、?#21697;弧?#39551;站、桥梁等,因此这里素有“明清民居博物馆”、“古民居建筑艺术的宝库”、“世界上保护最完好的古民居建筑群”等美誉。这些建筑穿插点缀在曲折婉转的街巷中,如颗颗串珠构成街巷的景观。

  外高内敞的住宅格局

  西递的住宅普遍以高大外墙封闭,采用硬山做法,山墙高出屋面,循屋顶坡度迭落呈水平阶梯形,称为封火墙或马头墙。马头墙墙?#33539;?#39640;出于屋顶,轮廓作阶梯状,脊檐长短随着房屋的进深而变化。多檐变化的马头墙在徽州的民居中广泛地被采用,有一叠式、两叠式、三叠式、四叠式,较大的民居,因有前后厅,马头墙的叠数可多至五叠,俗称“五岳朝天”。砖墙墙面以白灰粉刷,墙头覆以青瓦两坡墙檐,白墙青瓦,明朗而雅素。

  排布于街巷两侧的住宅,平面规整紧凑,基本形式多作内向矩形,堂、厢房、门屋、廊?#28982;镜?#20803;围绕长方形天井,形成封闭式内院。一般正屋面阔三间,中间堂屋为敞厅。堂屋前两侧的廊屋亦向天井开敞,明末以后或装置木??门。大门置于中轴线上,也有经山墙一侧门道进入住宅的。

  天井是一个进深较浅的窄条形空间,由二、三层房屋围合而成,具有通风、采光、排水、遮阳、交通等功能。?#37096;?#20197;天井作为一个居住单位,沿纵、横方向延展,常以纵向为进,在“凹”形(俗称“一明两暗”或“明三间”)、回?#20013;?俗称“上下对堂”)平面基础上组合成“H”形、“日”?#20013;?#31561;平面。横向为列,以狭弄(亦称火巷)连接,狭弄则联系街?#39304;?/span>

  大门位于第一进照墙的正中。第一进正屋的明间称前厅,第二进正屋的明间为后厅。以前厅为尊,祭祀、议事等活动均在前厅。经前厅太师壁后,有门通后进。后进地坪高于前进,取前低后高的地势,称“步步高”,以求吉祥。厅的左右为卧室。前后?#25945;?#22826;师壁后均为楼梯。前廊?#20063;?#26377;门通别厅、厨房和杂房。住宅正立面强调左右对称,正面墙呈水平直线,或者两侧高墙向内中心递降形成井口,这样不仅有利于住宅内部采光通风,而且很自然地将人的视线集中到入口。

  宗法社会的礼教标本

  到?#23435;?#36882;不能不说的就是位于村中心的胡氏宗祠“敬爱堂”,这是西递规模最大的祠堂,也是胡氏族人祭祀祖?#21462;?#20030;行宗族议事、举办婚庆喜事、执行宗法制度、教斥不屑子孙的场所。

  在中国,如果说传统社会,是一个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家族式社会,那么古代村落也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,以宗族制度为基础而形成的。因此,许多村落从起源到布局,均表现出较强的宗族性。宗族的核心表征就是宗祠,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有着重要的意念场或心理场作用。

  朱熹和程氏二兄弟的祖籍都在古徽州,因此古徽州是受程朱理学影响至深的地方。朱熹生前曾三次回徽省亲,每次逗留数月,讲学乡里,使得程朱理学成为了古徽州正统的学术思想。作为古徽州地域内的西递,自然也就把程朱理学融入?#20439;约?#30340;族规、族权之内,而程朱理学为西递的发展和兴盛也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,儒家礼教对徽州乃至中国传统建筑文化影响之深,于徽州祠堂可略见一斑。因?#21496;?#29233;堂不仅是村中最重要的公共建筑,也是西递村中的礼制建筑。“敬爱“一词,寓意深刻,既启示后人须敬?#20064;?#24188;,又示意族人要互敬互爱、和睦相处。

  敬爱堂的大门十分讲究,面阔三间,?#32454;?#19977;滴水式的屋顶,气势恢宏。祠堂中门之内为祭祀大厅,分上下两庭,间隔以宽阔的天井,左右?#33267;?#23485;大的东西廊?#23567;?#37324;门之内为楼式建筑的享堂,形式古朴而庄重,是供奉胡氏祖先神位的地方,上方悬挂匾额“百代蒸尝”。中国古代祭祀中?#39748;?#31085;为“尝”,称冬祭为“蒸”,“百代蒸尝”意为世世代代、年年岁岁?#23478;?#35748;真祭祀祖宗。堂内还有忠、孝、节、义?#30446;?#24040;匾,其中里?#27966;?#26041;悬挂着一个一米见方的大“孝”字,据传为南宋理学家朱熹的真迹。?#31859;?#20134;书亦画,字的上部酷似一仰面作揖尊老孝顺的后生,而人面的后脑却分明像一尖嘴猴头,村人遂附会其为“尊老孝顺者为人,忤逆不孝者为畜牲”。

  牛形宏村

  宏村人运用了类似“仿生”学的设计?#22336;ǎ?#21035;出心裁地将村落布局与传统农耕文化象征的水牛相比附,是中国传统文化“天人合一”、“万物有灵”思想的活化。

  宏村位于黟县县城东北11公里处,整个村落坐北朝南。最大的特色在其整体布局为“牛形”,背靠的雷岗山为牛首,村口一对古树为牛角,村中的民居群为牛身,穿村而过的邕溪为牛肠,溪水穿流于民居院落,汇入牛胃形的月塘和南湖,绕村的山溪上四座木桥为牛脚。

  栩栩如生的“牛”村

  这座始建于北宋政和三年(1113年)的村落,最初叫作弘村。明?#35272;?#24180;间,汪氏族长请风水先生勘定环境,重新布?#33267;?#24314;筑,并引水入村。清代中期,村中再次进行大规模的兴建,并为避乾隆帝“弘历”之讳,而更名为“宏村”。

  近千年的繁衍生息、筹划经营,至清代宏村已经发展为“烟火千家,栋宇鳞次,森然一大都会矣。”即便今日,村内依然留存了约140余座明清时期的古建筑,可窥见当年盛况之一毛。

  宏村村头有两株高大的红杨、银杏,高均20余米,就是“牛角”。银杏又称白果,故两树又暗合红白喜事之说。依照村俗,村民办红事(喜事)要绕红杨树三圈,办?#36164;?丧事)则要绕白果树三圈,故而这两棵古树除风水树的标志功能外,还扮演着规导传统礼俗的作用。

  比喻为牛身的屋舍灰瓦覆盖,其间密布着“九曲十八弯”的清渠,?#26234;?#22914;牛身体中纵横交错的“肠道”,故称“牛肠”,其中包括“大肠”400米,“小肠”400米。据?#20302;?#27663;祖辈曾有族规:“牛肠”之水在?#21051;?#26089;?#20064;?#28857;以前为饮用之水,八点之后,村民方可在“牛肠”中洗涮碗碟蔬菜和衣物,以保持水?#26159;?#27905;。以后因村民相继挖掘水井作为引用水,“牛肠”才渐次成为?#36739;?#22330;所。后?#20174;?#26377;许多人家引曲水入庭院,叠石掘池,埘(音同“时”,shí)花植树,营造一隅壶中天地。

  视为牛胃的村中央半月形的池塘,是村民在时任明?#35272;?#24180;间山西粮运主簿的汪辛的带领下,将村中的一眼泉井掘成的一个一千余平方米的大池塘,池?#25105;?#29031;风水之说“花开则落,月圆则亏”而作半月形,故称“月沼”或“?#33853;?rdquo;。

  村外的南湖是牛?#26410;?#33853;的牛?#24688;?#25353;仿生原理,牛是反刍动物,应有双?#31119;?#22240;而牛?#26410;?#20063;应有两个水池与之对应;另从风水角度而言,村中的“月沼”为“内阳水”,需另有“外阳水”与之呼应,求得阴阳平衡,以利于族群发展,村人遂将村南百?#30701;?#22320;掘为池塘,作为牛?#26410;?#30340;另一个?#31119;?#26159;为“南湖”,由此形成了牛?#26410;?#33853;完整的的格局。

  “?#29615;?#35829;读”闻书香

  在徽州古村落规划中,大多都设计有较完备的水系,以便生活取水和防火所需。但若宏村这样规划周?#31119;智?#36259;盎然的仿生水系实为罕见。它不但在物质层面?#19979;?#36275;了人们的生活需要,而且在精神层面产生了深厚的文化意蕴,诱发了独特的审美感受。

  400年来,村中流淌不息的碧水清渠,不仅方便了百姓生产生活,消除了火灾之?#36857;?#36824;营造了?#21496;?#30340;小气候和优美的水村景观,家家门前?#26159;?#27849;,户户院中蓄碧池。有诗赞曰:“何事就此卜邻居,月沼南池画不如。浣汲何妨汐路远,家家门巷出清泉。” 难怪宏村被誉为“中国画里的乡村”。

  正所谓地灵则人杰,?#35272;?#30340;宏村也因此人才辈出。徽州自古书院?#33267;ⅲ?#23398;风甚炽,造?#22303;?#22823;批饱学之士,明清两代从西递宏村走出的读书做官者高达296人,康有为等公车?#40092;?#35201;求废除中日马关条约,在?#40092;?#20013;签名的八名中,有四名就是西递和宏村人。崇文重教、光宗耀祖是徽州世代族人的道?#24405;?#21169;。“男儿欲遂平生志,六经勤向窗前读”,“贫者因书富,?#24509;?#22240;书贵。愚者得书贤,贤者得书利”,族人时刻牢记着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的家训,各个村落或建宏伟的书院,或利用简陋的塾室,延请饱学之士谆谆施教。正是这种治学施教的传统,在徽州这块“辟陋一隅,险阻四塞”的土地上,氤氲了“文风鼎盛 ”,“?#29615;?#35829;读”蔚然景象。

  自?#26410;?#31185;举成功到明清两代以至民国以后,徽州儒生通过公平竞争跻身上流社会者数不胜数,所谓“一科同郡两元”、“ 兄弟九进士、四尚书”、“一榜十九进士”、“连科三殿撰,十里四翰林”、“父?#30001;?#20070;”、“四世一品”等等;徽州共走出过28位状元,出过17位宰相,名臣辈出。而“以文?#25925;?rdquo;者如朱熹、戴震、胡适等亦可称得上是中国学术思想史上的巨擘;在政治、哲学、经济、文学、艺术、医学、科技、饮?#22330;?#20070;画、雕刻、建筑、园林等领域,徽籍名人更是灿若繁?#24688;?/span>

  宏村里的“民间?#20351;?rdquo;

  访宏村不能?#29615;?#25215;志堂,这座民居不但规模宏大,布局讲究,结构完整;且工艺精良,装饰精美,是黟县境内保护最完整的院落建筑,也是皖南民居的典型代表。

  承志堂建于清咸丰五年(1855年),为清代大盐商汪定贵的私宅。内有大小天井九间,七处楼宇、60余间厅堂,建筑面积达3000平方米。整个住宅分为外院、内院、前厅后堂、东西?#36739;帷?#20070;?#21051;?#40060;塘厅、小客厅、回?#21462;?#21416;房等。还有专门用于打麻将的“?#27966;?#38401;”,吸?#40644;?#30340;“吞云轩”,以及保镖房、?#24230;朔俊?#23567;书房、井台、地仓、贮藏室、马厩等。俨然一个设施齐备的?#28508;ぃ?#26377;“民间?#20351;?rdquo;之号。

  承志堂的规模和宏丽彰显了当年徽商的实力和气度,进入?#22909;?#20026;前院,院内设有用于停放轿子的?#21355;齲?#24266;侧为保镖和?#26447;?#30340;住房。院墙内侧特别安置?#26388;?#33539;盗贼的护墙板,遇有歹人深夜凿墙打洞,必使墙板“砰砰”作响,两廊保镖和仆?#20439;?#26469;捉贼。前院东侧有供晚辈读书的书厅,?#21355;?#35199;侧是鱼塘厅,因为紧靠村中一个三角形空地,工匠在此设计?#21496;?#24039;的小天井和小鱼池,通过?#29238;?#24341;“牛肠”渠水流进流出,几?#27493;?#40100;隐约水际,在塘沿的美人靠可凭栏观鱼。前厅?#20063;?#35774;有井台、女佣住房;左侧为小客厅,供等候的客人休息、饮茶之用。小客厅有旁边?#29275;?#21487;以通入花园,小客厅还连接“?#27966;?#38401;”与“吞云轩”两处较为隐蔽的空间。

  承志堂的另一大特色是它拥有大量精美绝伦的砖、木、石雕艺术珍品。特别是各式木雕,虽经百余年时光的消磨,至今仍惟妙惟肖、精美绝伦,展?#33267;?#20013;国古代民间木雕工艺的高超。据说当年建造承志堂时?#19981;?#21435;白银60万两,其中仅木雕表层?#24179;?#23601;用黄金100两,全屋所有木雕由20个工匠历经4年才雕刻完成。

  在承志堂的木构件和门窗中也点缀了大量的木雕装饰,题材从“官运亨通”、“财源茂盛”,到“富贵用葆”、“多福多寿”,大多表?#33267;?#21513;祥如意的传统文化主题。这些疏密有致、简繁得当、技艺高超的精美的木雕使承志堂这?#34987;?#23439;的建筑笼罩在绚丽、斑斓的色彩与光环中。

  如果说客家土楼意象是一种静态雕塑感,北方四合院意象是一种严谨秩序感,那么,徽州村落的意象就是一种神逸流动?#23567;?#31359;村而过的潺潺溪流、步移景异的绵绵街巷,马头墙的重复跳?#23621;?#36882;进,似乎都在都传达着这?#26234;?#28872;的律动。厚重深沉、细致精巧,婉约秀丽,空灵飘逸,这些恐都难以概括西递、宏村的精彩,言不及义,也许最令人感动的还是你身临其境那一刻的无?#22253;伞?/span>

  徽州人的建筑“礼法”

  在中国传统社会,“礼”是国家统治的思想利器。礼可以明确人伦、厘定尊卑、辨别是非,几乎是处理一切重大事情的手段,可以说,礼不仅是一种思想,而?#19968;?#26159;一系?#34892;?#20026;的具体规则。事实上,在传统社会,礼与法的界限往往是极为模糊的,礼往往具有法律的效力,而很多律法?#23616;?#19978;就是礼法。徽人“聚族居,最重宗法”,“簇也,聚也,其间贤愚贵贱,固不相牟。一是皆以人道亲?#36164;?#20043;。”徽?#20439;?#20351;有足够的金钱购地架屋,也多尊重宗族的整体利益,在族中长老的指导和参与下进行,依此修建的民居自然不示张扬,其型制、高度?#21152;?#24038;邻右舍的屋宇相近,避免自家住宅积压周围房屋的风水。

  至于西递住宅的内部,其布局设计也处处不离传统礼仪,以实现其“阴阳之枢纽,人伦之轨模”的功用。中国的传统建筑自古以来就和尊卑有序、长幼分明的人伦思想紧密的结合在一起。礼教文化无论是在官式建筑还是民居建筑中都有所体现。礼教文化讲究中庸、秩序、三纲五常、等级尊卑的观念,这些在徽州民居的空间布局、室内家具布置以及家庭成员的活动区域划分等方面均有所体现。譬如在空间布局上,以厅堂为中心,厅堂与天井为中轴线,对称布置厢房。体现出中正有序;厅堂的层高较高,其上不设厢房,以体现上尊下卑。其中的主要空间?#21363;?#32852;布置在纵向的主轴线上,?#25105;?#30340;空间则并联一旁,正厅堂一般设在在中间一进或最后一进,体现其位置的重要性。在空间的使用划分上,楼上中厅为祖堂,虽然采光较好却不住人,专门供奉祖先牌位。楼下的中堂为厅堂是长辈主持家法、?#21040;?#23376;弟、宣扬家规的场所。其起居生活中,“?#20804;?#22806;事,女?#25991;?#20107;严格地界定了宅居内部空间范围,以中门为界,前庭是会见男宾之处,后庭为女眷活动之地。

  西递民居外墙门面装饰

  西递民居的外墙大?#29275;?#36890;常以门罩或门楼加以装饰。

  明代门罩以水磨砖叠涩?#35206;?#32447;脚挑出墙面,顶?#32454;?#20197;瓦檐,?#22336;?#31616;洁。年代稍后的民居则用水磨砖在门框上部砌成垂花门形状,两垂莲柱间施二枋联系,檐下用砖椽支承,布置疏朗,大方得体。

  清代门罩在枋间两端兜肚部位大多施以砖雕,枋上亦用砖雕彩画,后期渐趋精细繁琐。正门的门额上常?#24209;?#23383;牌表明宅主身份、文化修养,或题吉祥字。一般住宅,正门有里外两层?#27966;齲?#22806;层是漏空菱花格扇,里层是?#26223;迕派齲?#19978;面包铁皮,打上泡钉,漆以黑色,称为铁皮门。?#27966;?#22806;侧贴地有门槛,称为“门扶盏”。菱花格扇空灵剔?#31119;?#20351;防卫森严的正门?#32536;们?#20999;近人。

  徽州民居的外墙几乎不开窗,尤其是底层,这是出于防?#21015;?#35201;。墙上有时开小窗数处,均以水磨砖制框,上部加砖檐,俗称窗眉。外墙抹石灰,清代常用石板砌裙肩,墙角立角柱石,均与墙面砌平,民居的外观在整体?#40092;?#20998;素洁。

  徽商与徽州建筑

  徽商萌芽于东晋,是中国四大商帮之一。早期徽商发展缓慢,南宋期间,北方汉人大量南迁,徽州人口急速增长,土地压力增大,迫使更多的徽州人外出经商。明中叶以后,徽商崛起,傲视?#27827;ⅲ?#29305;别在盐、木、茶、丝、药材、典当等项目的经营贸易上,独领风骚数百年,从“扬州为徽州殖民地”、“无徽不成镇”、“钻天洞庭遍地徽”?#20154;?#27861;,可见徽商实力之一斑。致富后的徽州商人,为了报效桑梓和光宗耀祖,将大量?#26102;?#36755;回家乡,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对建筑的投入。

  在徽商的住宅里,就有很多?#20174;?#21830;旅生活、亲人盼归内容的木雕作品,如名为《商旅回归图》的一幅木雕作品,就生动地再?#33267;说?#24180;徽州商贾生活,画面里的男人背着包袱,夹着雨伞在山路上行走,神色匆匆,画面上的女人倚在门旁,向远?#25945;?#26395;,神情?#24039;似?#30460;。

30选5